和他不熟

【瑜昉】时针与分针 21

墙纸:

尹昉闭着眼睛,皱了皱眉:“啊?”

黄景瑜满手的汗,在床单上擦了擦:“我,我的意思是。”

他说:“我可能,出了点问题。”

尹昉没有吭声。

黄景瑜说:“我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

他说:“我昨天晚上看了一晚上小电影,就是想确定自己是不是对异性没有感觉了。”

他盯着尹昉的脸。

用力咽了咽口水:“事实证明,其实我看到大胸长腿的姑娘,就还蛮激动的。”

他说着说着,为掩尴尬,用力笑了几声。

尹昉不为所动,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

黄景瑜笑完了,清了清嗓子。

他说:“我不知道我现在的这种状态算什么。”

他说:“直的?弯的?”

他用力咬了咬嘴唇:“好像都不是。”

他说:“如果昨天不是老王骂我,我可能到现在都没有发现自己这种状态。”

他讪讪的笑了一声:“你知道老王说我什么吗?”

他说:“老王问我,尹昉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他是你导师吗?你跟他很熟啊?他充其量是你一专业课老师,你还帮着他打人。”

黄景瑜顿了一下,看着尹昉的脸:“其实那天,第一拳下去的时候,我也懵了。”

他说:“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打他。”

他低着头:“我明明不认识他,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为什么会打他。”

他的左手玩着右手的拇指:“我想了整整一晚上,终于想起来自己冲动的原因了。”

黄景瑜没有抬头。

尹昉也没有说话。

过了半天,黄景瑜深吸了一口气:“尹昉啊。”

尹昉一动不动。

黄景瑜说:“我就是怕他打你。”

他说完了,又想了想:“也不是怕他打你。”

他说:“我是怕他万一打了你,你会疼。”

黄景瑜声音不大,闷闷的:“我怕你疼你知道吗尹昉。”

他说:“我怕你疼,怕你难过,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疼的是我,难过的是我。”

他不敢抬头,又有点委屈:“所以尹昉啊。”

黄景瑜说:“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你了。”

他顿了顿,又说:“不是那种学生对老师的喜欢,也不是兄弟之间的喜欢。”

他着,又紧张的皱了皱脸,五官用力挤在一起,连眼睛都不敢睁了:“尹昉啊。”

黄景瑜说:“我发现,我好像。”

他声音不大,小的像蚊子一样:“……爱上你了。”

他说完了,脸上神色平平,耳朵和脖子倒先红的要淌血了。

黄景瑜实在觉得不好意思了。

便抬手用力的搓了搓脸。

他捂着脸坐在尹昉的床上,半天半天,才像溺水的人一样大口吸了口气。

黄景瑜把脸埋在手心里:“尹昉。”

他说:“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这些。”

他耳朵红的快透明了,浑身肌肉因紧张而紧绷着:“你要是觉得我是变态,要是觉得心里不爽,那我……”

他说着说着,耳畔忽然传来一阵不轻不重地鼾声。

黄景瑜愣了一下。

张开手指,透过指缝看了眼尹昉。

却见那人微张着嘴巴,深陷进床单里,沉沉的睡了过去。

黄景瑜有些错愕,又有些诧异。

他呆愣愣的坐了半天,忽然,肩膀上的力气一卸,整个人都瘫软了下来。

他一头栽倒在尹昉的床上。

抬头看着天花板,无意识地笑了一声,笑完了,莫名的又有些惆怅起来。

他躺了一会儿。

终于缓过劲儿来。

黄景瑜慢慢爬起来,翻身想要下床。

一垂眼,又看到睡死过去的尹昉。

他歪着头,盯着尹昉眼皮上的那颗痣看了很久。

四面静悄悄的,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

他像个趴在船舷的孩子。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喜欢的玩具跌进海里。

一点一点地沉入海面之下。


黄景瑜逃一样地从尹昉卧室里出来。

他手足无措,口干舌燥。

慌慌张张地去厨房喝水。

保温瓶里没有水了。

黄景瑜拉开冰箱,里面只剩下半桶1.2L的农夫山泉。

他拧开盖子,对着嘴,吨吨吨一口气喝完了半瓶水。

把空瓶砰地一声砸进了垃圾桶里。

黄景瑜看着窗外,才发现天已经黑透了。

楼下的路灯开了。

三两只流浪猫蜷缩在草丛里,正抱在一起,呼吸舔毛。

黄景瑜站在窗边看了一阵。

看着看着,又笑了出来。

他兀自说到:“这算什么事儿啊。”

黄景瑜说:“哪有人告白告到对方睡着啊。”

他舔了舔干到起皮的嘴唇。

想了想,又对自己说:“算了。”

黄景瑜说:“就当什么也没发生。”

他自言自语着:“反正也是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

他说着说着,忽然有些沮丧:“反正什么也不会发生的。”



黄景瑜一觉睡醒。

就听到厨房里传来刺啦刺啦的炒菜声。

他从沙发上爬起来。

尹昉正好端着两碗面从厨房里出来。

他戴着眼镜,一头乱毛,面无表情地看了眼黄景瑜一眼:“醒了啊。”

黄景瑜还有点懵:“啊。”

他揉了揉脸:“几点了?”

尹昉说:“凌晨两点。”

他把面放在桌子上:“我煮了面。”

他说:“去洗把脸吃宵夜。”


黄景瑜去浴室洗了脸出来。

尹昉正坐在地毯上一边刷手机一边吃面。

黄景瑜坐在他对面。

刚吃了两口。

一抬头,看到尹昉的T恤领口歪着。

一边锁骨和肩胛骨大剌剌地刺在外头。

黄景瑜看着看着,忍不住喊他:“尹昉。”

尹昉抬头:“啊?”

黄景瑜伸手过来,给他拽了拽领口,笑了一下:“没什么。”

尹昉愣了一下,盯着他看了一眼。

他把手机撇在沙发上。

跟黄景瑜面对面吃了会面。

尹昉说:“景瑜。”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你喜欢我啊?”

黄景瑜一怔。

尹昉说:“你是不是弯了啊?”

黄景瑜犹如五雷轰顶:“你,你什么意思?!”

尹昉说:“下午不是你自己跟我说的吗?”

黄景瑜差点咬到舌头:“你,你不是睡着了吗?”

尹昉说:“是睡着了。”

他说:“不过还是听了一点。”

黄景瑜说:“……那你听了多少啊?”

尹昉想了想:“听到你问我,你知不知道老王跟我说了什么那里。”

黄景瑜说:“……啊?”

尹昉说:“咱俩聊聊吧。”

黄景瑜有些抵抗:“……有什么好聊的。”

尹昉看他一眼。

起身,从厨房抱了几罐啤酒出来。

他开了一罐,推给黄景瑜。

又给自己开了罐,喝了一口:“就随便聊聊。”

他说:“聊什么都成。”

黄景瑜捏着啤酒罐,头都不敢抬了:“好。”

尹昉盯着他,看了半天,忽然开口:“那你先说说呗。”

黄景瑜说:“啊?”

他有点慌了:“说什么?”

尹昉问他:“你是不是喜欢我?”

黄景瑜小小声:“……嗯。”

尹昉说:“什么?大点声。”

黄景瑜提了一个八度:“……是。”

尹昉说:“那你喜欢我什么?”

黄景瑜想了想:“……我不知道。”

尹昉看着他:“那你觉得,我喜欢你吗?”

黄景瑜说:“我不知道。”

尹昉说:“咱们换个思路。”

他说:“如果我喜欢你,你觉得我会喜欢你的什么?”

黄景瑜想了想:“……我长得帅啊。”

尹昉笑了一声:“我自己长得也不差吧。”

黄景瑜又想了想:“……那我个儿高啊。”

尹昉说:“身高够用就行了,要那么高盖房子当柱子啊?”

黄景瑜再想了想。

半天,他说:“尹昉。”

尹昉说:“啊?”

黄景瑜看着他的眼睛:“我喜欢你。”

尹昉被他说的一愣。

半晌,忽然笑了一声。

他说:“黄景瑜同学。”

黄景瑜眨眨眼。

尹昉说:“我喜欢你这句话,是不能作为谈判条件的。”

黄景瑜一下子泄了气:“你就是不喜欢我呗。”

尹昉说:“我挺喜欢你的。”

黄景瑜来了劲。

尹昉说:“朋友间的那种喜欢。”

黄景瑜又瘫沙发上:“对啊对啊,你喜欢我什么呢?”

他自暴自弃:“我除了长得高点帅点吃的多了点,有什么好呢?”

他说:“书读的马马虎虎,人也不是特别聪明,一穷二白穷学生,怕高怕虫子,没有老王有钱,期末考试60分万岁,你怎么会喜欢我呢?”

尹昉一下子乐了:“你还怕虫子啊?”

黄景瑜说:“对啊对啊。”

他说:“我以前没见过蟑螂,到南方来第一次见,吓得我一下子蹦出五六米,第二年运动会我们班长就逼着我去报了个立定跳远。”

尹昉哈哈大笑了起来。

黄景瑜躺在沙发上,歪头看了他一眼。

见尹昉笑了,他就也跟着笑了出来。

等他们笑完了。

便见尹昉忽然正色道:“景瑜,这件事,不是我喜欢你,或者你喜欢我的问题。”

黄景瑜懒洋洋的:“那是什么问题?”

尹昉说:“是你的诉求问题。”

黄景瑜说:“什么?”

尹昉说:“你把这件事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呢?”

黄景瑜一怔:“目的?”

尹昉说:“对。”

他说:“你想要一个什么结果呢?”

黄景瑜偏过脑袋看着他:“什么结果?”

尹昉说:“你要跟我在街上手拉手吗?”

黄景瑜一怔。

尹昉说:“你想和我接吻吗?”

他说:“你对我会有反应吗?”

他问黄景瑜:“你想跟我交往吗?”

他说:“你有想过这件事的后果吗?”

黄景瑜被他问懵了。

尹昉看着他:“还是说,你只是想要单纯的告诉我,我好像喜欢上你了,好像有点弯了。然后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黄景瑜看着他,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他愣了半天。

才发声道:“我不知道。”

他说:“我好像,没有考虑过这些。”

尹昉点点头:“那么,你只是单纯的想要告诉我这件事,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黄景瑜看着他,半天,有些迟疑地点了点头。

尹昉笑了一声:“好了,你现在告诉我了,我现在也知道这件事了,那这件事是不是可以结束了?”

黄景瑜说:“我……”

尹昉伸手过来,敲了敲桌子:“赶紧吃面,再不吃就要坨了。”

他说完了,也不管黄景瑜。

低头慢条斯理地吃起面来。

黄景瑜在沙发上懵了一会。

慢慢滑下来,坐到尹昉对面。

他俩静了一会,黄景瑜说:“尹昉。”

尹昉说:“嗯?”

黄景瑜说:“我能试试吗?”

尹昉说:“试什么?”

黄景瑜说:“……和你接吻。”

他说:“我能试试吗?”

尹昉看他一眼,面无表情:“不行。”

黄景瑜说:“为什么啊?”

尹昉也不理他,起身进了厨房,拿出几头大蒜出来。

黄景瑜没反应过来他要干嘛。

就见他吃一口蒜吃一口面。

尹昉腮帮子鼓起来,挑衅一样地看着黄景瑜:“因为我吃蒜了。”

评论

热度(12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