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他不熟

就说嘛!只要还能hc 就没有过不去的坎!

两位大大的点梗我都被圈了 啊啊啊啊啊 幸福得在天上炸开了!

像是任性地要和谁拼命一样

今天到底是不是一个好日子?
不能把自己看得太重


唉……大白和桓桓……心塞了无痕

两年以后,我们又联系上了。
我记得是最后一次见你是在12年冬天,你拖着行李推开那扇门离开了。
那个背影我一直记得,因为你一直没有回头,然后这一别就是杳无音讯。
其实两年不长。
想说再过多久我就不会再想到你了呢?
上班必经那家店,每一次经过都会想到,不是想念,只是想到,这不一样。
是不是换条路回家呢?
不联系你,有你电话也不联系你,有你qq也不联系你,没有你的微信。
因为你没有回头,所以不联系你。

今天在做图,满眼发胀的红色,然后看到那条消息。
当时没有什么情绪。
在好友圈和朋友叽叽喳喳来来往往,突然发现,你已经离我的生活好远了。
我不知道你在哪里,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不知道你怎么样。
只是一个暂时还没有放下的结。
也许过段时间,我就放下了。
就算没有放下,没事,在那吧,已经没有了影响。

Animal Urges 2

路德维希瓦格纳:

Chapter 1


在湾区家中的后院,sun yang一家人聚齐为他开欢送party,sun yang的外婆特地煮了sun yang最爱吃的几样菜。虽然他生下来就是个完完全全的“香蕉人”,但是味蕾还是偏爱传统的中国江南味道。妈妈Yang Ming微笑中不免透露出不舍的神情,从小都没离开过自己的宝贝儿子马上就要跑到波士顿去上大学了,想到之后家中不会再时常“闹哄哄”的,自己一时半会儿还真的不知道怎样去适应。Sun yang倒是有说有笑的和表弟表妹聊得很开心,不停的在讲他和好友们攒钱到西班牙毕业旅行的有趣事情,当然了,他忽略了自己在Stiges的经历。


第二天sun yang提着两个大箱子从旧金山出发飞往波士顿。“没有人会拒绝H的offer的,儿子。”这句爸爸的“忠告”还一直萦绕在sun yang的脑海中,他其实只是个希望留在Cali,拿UCLA water polo(水球)的体育奖学金,舒舒服服的在家人身边度过大学四年的“聪明男孩”,但最后事情却不像他设想的一样,他的父母最终还是决定每年掏4万刀供sun yang去上全世界最好的大学。抵达波士顿机场后,sun yang直接被H大的新生advisor Coco Liu接走,后者到了学校就带着sun yang火速办理了students cards以及一些列的手续。到了宿舍管理中心后,Sun yang向officer提供了自己的student ID,很快他就拿到了自己的宿舍房间卡,Officer笑着看了看sun yang并告诉他,他的室友是一位很棒的Junior韩裔学长。


“你假期在家注册的很早吗?你分到的这座公寓楼很不错的。你注册分宿舍的时候有没有仔细填那张长长的偏好表?”Coco Liu看着从宿舍管理中心走出来的sun yang笑着问他。


“你不知道,我当时填那个表格真的是比填涂SAT考试答案还要认真,我因为一些原因很不习惯晚睡也很怕别人打呼噜打扰我作息,如果遇到一个整天在宿舍放hip-hop音乐吵得要死的室友,我想我可能就直接退学了,哈哈哈。我以为H大很古板没想到还挺很人性化的,我想,这个表格一定要认真填写,要是能遇到有相同的爱好和生活习惯的人可能比较能聊得来,说不定就成为一辈子的朋友了。”sun yang一边说着,一边来来回回的翻转的自己手中的房间卡。


一下午sun yang跟着Coco Liu粗略的熟悉了一下校园,整个H大都充满了古朴的气息,街道两旁的教学楼每一栋都有2,3百年的历史,与查尔斯河对岸高耸的摩天大楼群形成鲜明对比。sun yang今天最主要“任务”是认清宿舍附近饭厅的位置,之后还有4天的Orientation让他慢慢熟络cam的环境。傍晚,sun yang拎着两个箱子搬进了宿舍,他进去之后发现屋内并没有人,自己的床铺还只是一个形单影只的木质床架子,上面放着一个崭新的白色床垫。另一个床上整整齐齐的铺着深蓝色的被子,白色的枕头,床头放着time series, game theory两摞厚厚的书籍和一个钢铁侠的手办玩具,靠近枕头的墙面密密麻麻的贴着几张sun yang看不太清楚的表格。Sun yang放下箱子又来到浴室,浴室中充斥着一股甜甜的香气,那味道sun yang觉得既陌生又熟悉,他打开储物柜,发现里面整齐的放着一个黑色的电动牙刷,大小五六个白色的瓶罐,最高层放着一个很大的玻璃瓶子,放置在很里面。sun yang看了看空余的地方,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具,很随意的放进了储物柜中。接着sun yang开始收拾自己的床铺,收挂自己的衣服,当sun yang全部整理好的时候,他脱了运动鞋四仰八叉的平躺在柔软的床上,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白色的天花板不知不觉的竟有了些困意,但还没等睡着,sun yang就听到开门的声音,他机警的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然后看到一个穿着白T-shirt蓝色牛仔长裤的男人背着个大大的黑色运动背包低着头走了进来,当那人转身关门的时候,sun yang已经整理好衣服光着脚站在地上,他主动伸出手准备向第一次见面的室友问好,但是当他看到那个人样貌的时候,却下意识的将伸出的右手缩回来狠狠的拍了两下自己的脸。那个男人将自己的运动背包放在门口的书桌上,然后两手插在牛仔裤兜里向sun yang的方向走过来,他的神情看不出有什么异样,接着他主动向sun yang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Park Tae Hwan,Junior ,数学系,辅修社会学,来自Cali,SD。”那个男人礼貌的笑着说。


“Sun Yang。”sun yang只说了自己的名字,然后掩盖住自己的惊讶,礼貌的握了握站在自己对面那个叫park tae hwan的人的右手,然后他上下打量了一遍park tae hwan,虽然这个人的脸上肤色均匀,头发已经变长变浅,但是sun yang还是能从这个人眼神中找到一丝熟悉的感觉。Park tae hwan的头发湿漉漉的,他有意无意的抬手胡撸了一下自己脑门前的头发,然后转身拉开自己的运动背包,从里面拿出了一件砖红色的T-shirt递给了sun yang,


“Crimson T-shirt(H大的纪念衫)送给你的小学弟,不过现在看来也许买小了。”sun yang接过park tae hwan递来的衣服说了声谢谢就顺手放到了床上。“你不试试吗?”park tae hwan双手交叉在胸前别有深意的笑着说。Sun yang迟疑了一下,避开了park tae hwan的目光,有点尴尬的转过身体脱掉了身上的T-shirt,套上了那件Crimson 上衣之后又转过身来。“还好,可以穿,谢谢。”sun yang一边低头说着,一边用力将衣服向下拉拉。这时,park tae hwan的手机响了,他接起来笑着说了几句便挂断了,然后舔了一下嘴唇笑着看着sun yang说:“约好和我女朋友一起吃晚饭,你不介意就一起来吧,我介绍你们认识。”从park tae hwan进门后,sun yang脑子里已经有100个问号了,但是这个礼貌的邀请发出后,他的疑问变成了101个。Sun yang抿了抿嘴,穿着park tae hwan送给他的crimson t-shirt跟着其走到了餐厅。进门后,Sun yang一眼就看到一个长相很甜美的亚裔女孩朝他们的方向走来,然后她一把搂住park tae hwan的脖子叫了声Micky。Park tae hwan亲了亲这个女生的头发,然后搂着她的肩膀将其介绍给了sun yang。“Sherry Min,我也是Junior,学Fine art.”女生说完后,礼貌性的与sun yang 轻轻的拥抱了一下。Sherry的声音很好听,交谈之中sun yang发现她原来还有一支自己的乐队。“吃什么呢?”三个人找了一个地方坐下后,park tae hwan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menu很期待的说。“今天周五有你爱吃的石锅拌饭哦。Sun yang,我要推荐你吃牛油果鸡肉意大利面,真的是我吃过最好吃最好吃的意大利面了。”Sherry手舞足蹈的笑着看着sun yang说着,然后她拍了拍park tae hwan的肩膀继续说:“让sun yang再想想吃什么,我想喝一杯bubble juice,去帮我买一杯吧Micky。”说完,park tae hwan笑着胡撸了一下Sherry的头发,站起来向饮品点餐处走去。


“所以他的nickname是Micky?”sun yang歪着嘴角好奇的问Sherry。


“哈哈哈,仅限于我们两人之间,我叫他Micky,他叫我Mini。你不觉得H大的water polo的帽子上红红的底色上配两个黑色的耳朵护具,戴上很像Micky Mouse的造型吗?”说完Sherry自顾自的大笑起来。“water polo?Park tae hwan是Crimson的water polo选手?”sun yang睁大很惊讶的看着Sherry说,他不禁脑海里想起了自己一猛子扎进Stiges海里与那个男人比赛时候的场景。


“是的,他是主力forward,上个赛季带领Crimson打到ivy league第一,进了NCAA决赛圈,top 20.。不过你知道的,H大重视的体育....划船划船,除了划船还是划船...”Sherry斜着眼睛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说完park tae hwan端着一杯bubble juice走了回来。Sherry用吸管喝了一口然后递给park tae hwan, park tae hwan摆了摆手说太甜了,不能喝。Sherry笑了一下看着sun yang说:“他这点真是太不可爱了。”之后Sherry又转过头看着身边的park tae hwan说:“你还有一点不可爱,就是从来不说任何人可爱。”说完,Sherry喝着bubble juice亲昵的靠在park tae hwan宽厚的肩膀上蹭了蹭。这时sun yang的眼睛不自觉的看向park tae hwan,在两人对视的一瞬间,sun yang心里莫名其妙升腾出一种很奇怪很奇怪的情绪。


三人吃完晚饭后,park tae hwan拉着Sherry的手走在前面,sun yang走在他们两个人的身后。走到sun yang和park tae hwan的公寓楼,Sherry拉住park tae hwan说不用送她回去了,然后Park Tae Hwan两只手抱住Sherry的长发,向她红润的嘴唇轻轻吻去。Park tae hwan向上伸着的手臂带动着他的上衣,使得park tae hwan整个胯部的肌肤一览无余。Sun yang不好意思的笑笑,不愿当电灯泡准备先进去。就当他转头的时候,他看到了park tae hwan右侧人鱼线位置那个清晰的五环纹身以及其亲吻女友时,向着自己的方向微微张开着的,像是在Stiges海中一般,乌黑而带有挑衅神情的眼睛.......



Aminal Urges 2

路德维希瓦格纳:

楔子


Sun yang从租来的SUV上走下来,他慢慢的走在所有同伴的最后面,7月底Stiges的午后,阳光晒度十足,放眼望去,整个Stiges海滩都泛着金灿灿的光,细白的沙滩上面躺满了正在享受日光浴的人们。“其实我觉得,我觉得吧,我认为还是不要了,我请你们吃饭还不行吗,海鲜大餐,烤乳猪,什么都行...”sun yang一边说着,一边甩着自己手里拎着的黄色voyage背包,他的表情显得有些难为情。“这可是你昨天打牌之前,自己兴高采烈提议的,愿赌服输啊Sunny。我觉得你真多虑了,没有人会骚扰你的,哈哈哈。”Sun yang的好buddy Henry在前面停下来,拍着sun yang的肩膀,语重心长又直截了当的塞给了他一句“嘲笑”,走在前面的其他同伴也都跟着回过头来,通通笑着给了sun yang"No"的表情。大约又走了几分钟,大家走到了一个分岔口,sun yang极度不情愿的和他的朋友们挥了挥手,径自一个人从岔路走了下去,这时他终于体会到了“做事之前要设身处地思考”这句话的深刻含义。昨晚是他们一行人在巴塞罗那的最后一夜,Sun yang又召集大家到他的房间玩德州扑克,这是sun yang最擅长的牌类游戏。但是到了旅行的最后关头,大家手头都紧巴巴的,谁都没钱再拿来豪赌,为了不失去打牌的奖惩动力,sun yang索性想出了谁输谁就第二天到Stiges 同性恋海滩裸晒一天的提议。起初除了sun yang和两个女生外,其余的三个男生全都不同意,后来在sun yang三寸不烂之舌的一度“劝导”之下,算是都勉强答应了,但谁知道,游戏开始后,sun yang算是邪了门了,把把都输的最惨,平时他手气再不好,凑几个回合的straight flush还是可以的,但是连续玩了几把他连一个four of a kind都没有。输家的心态都是认为自己可以马上翻盘的,但是sun yang一晚上都没有赢过.....


Stiges的同性恋海滩和普通的家庭海滩走路有15分钟的距离,这里的礁石比较多,路不是特别好走,sun yang戴着飞行员墨镜假装很淡定的走在沙滩上,每走几步就会看到三三两两的年轻裸男以各种姿势横着躺在自己前面。sun yang很快的找到了一个阳光热烈的平整沙地,他从包里拿出了一条超大的白色浴巾铺在沙滩上,这个地方sun yang很满意,因为前方有一对不穿衣服的女同性恋正在忘情的kiss。Sun yang立即选了个合适的角度躺下“欣赏”,但过往的人看到还穿着T-shirt牛仔裤的他,都向他投去奇怪的目光。因着“群体压力”,sun yang将自己脱了个干净,从包里面拿出一瓶防水抗UV喷雾,马马虎虎的将自己的正面涂抹了一遍,事情都弄完,前方那对女同性恋也“完事儿”了。sun yang有点“失望”的带上Beats耳机,平躺在细软的沙滩上听音乐,眼睛直愣愣的透过墨镜看着一缕一缕的阳光晒在自己身上,他的身体渐渐放松了下来,竟然不知不觉的就听着手机音乐睡着了。当sun yang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身边躺了一个人,那个人把脸侧向自己,趴着躺在一条粉色的浴巾上。sun yang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墨镜的缝隙里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清醒之后发现自己还是看不清楚那个人的眼睛是不是在盯着自己。Sun yang有点尴尬的用双臂支起自己的身体,他看着海里有几对正在嬉戏着的“情侣”,不禁摇头笑了笑,随即立即坐直了自己的身体,有意识的用双臂抱住了自己的腿部。突然,他旁边躺着的那个男人轻轻的拍了拍sun yang的后背,用西班牙语问他:“可不可以帮我后背涂下防晒霜?”Sun yang迟疑了一下,想想涂个防晒霜又没什么,这种环境下总不能以“我其实是straight,你给我滚远点”这种理由来拒绝别人吧。Sun yang从那个人的手中拿过一瓶写着Bioeffect的玻璃瓶防晒霜,小心翼翼的将瓶内的乳霜倒在自己的掌心上,然后sun yang跪坐在那个人的左侧,坐直自己的身体,双手停止在空中不知从哪里下手。那个人适时的慵懒的扭动了一下脖颈,sun yang才慢慢的将自己的右手贴放在那个人的脖子上,然后没有节奏的徐徐向下移动。那个人的的皮肤很烫很烫,带着午后太阳的温度,但是却不干燥,皮肤紧绷,身上还有一股莫名的甜香。sun yang 顺着其完美的肌肉线条一点点的涂抹,发现那个人右侧胯骨的位置有一个五环的纹身,防晒霜擦拭过那里后,sun yang的动作戛然而止。“谢谢。”那个人突然转过身摘下墨镜看着sun yang说,sun yan发现这个男人也是一个亚裔,但是其脸上被晒的不均匀的肤色让sun yang没控制住表情,噗嗤一下笑了出来。那个人看着sun yang笑,没有问原因,也跟着笑了起来,他的牙齿很白,嘴唇红红的,笑起来的时候眼睛都眯的不见了。Sun yang将防晒霜放在沙子上站了起来,他指了指不远处的大海说:“我想去游个泳,一起吗?”说完他自己就后悔了,常用的礼貌语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场合的,因为他眼看着身旁的那个男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Sun yang赤裸着身体冲到了温暖的海中,一个猛子扎了进去,潜到了很远的地方,但是他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比他潜的还远,静静的微张他那乌黑的眼睛,用红润的嘴唇吐着气泡好像是在和sun yang挑衅。Sun yang游到了那个人的位置,两个人很默契的倒数了几下,朝岸边奋力游去,到了岸边sun yang又输了,他很不服气,接二连三反复几次,sun yang最后赢了一次。


天色渐渐变暗,沙滩上晒日光浴的人基本都已离开,sun yang累呼呼的走回了岸边,用浴巾擦拭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穿上了牛仔裤和T-shirt ,他抬起头四处看看。身旁的那个男人打趣的问他:“是找不到妈妈了吗?”sun yang没说话只是轻蔑的笑了笑。两个人一起走到分叉口的时候,sun yang捂着自己的后脑勺看了又看周边的地形,他从刚才开始就在努力回想着酒店的方向,手机也没电了,他觉得只能靠直觉走回去了。那个男人好像猜出了他的心事,回头看着sun yang笑着说:“住在哪里?我可以载你一段。”Sun yang没有拒绝,他跟着那个男人走到了沙滩摩托车停放的地方,sun yang接过那个男人递来的安全头盔,戴在了自己的头上,然后跨坐在了那个男人的身后。Sun yang的腿很长很长,他完完全全夹住了前面的男人的双腿,sun yang为了保持平衡,一直很轻很轻的拉着那个男人的衣角。


“你从哪里来?”那个男人戴着安全头盔侧着头大声对着sun yang说。


“美国,美国东北部。你呢?”sun yang在风里大喊着。


“我吗?美国,美国东北部。”那个人回着头看了一眼sun yang,然后笑着说。


太阳渐渐降到了地平线的位置,内敛的光芒将整个Stiges染成了橘红色,沿着海边的车道穿行,即使是快速的行驶着,也能感受到天堂般的宁静,sun yang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觉得这段路走了很久很久,来的时候,好像只是一段很短的路途。车速慢慢降了下来,最后停到了sun yang所住的酒店门口。Sun yang迈下摩托车,将安全头盔还给了那个男人。那个男人也将自己的头盔摘了下来,乌黑眼睛亮亮的看着sun yang,然后露出其洁白整齐的牙齿说:“我就是想说你挺可爱的,是真的可爱。”其顿了顿,抿了下嘴唇继续说:“我一般觉得谁可爱,都会告诉这个人的,毕竟这辈子不一定会再见到了。”sun yang感到有些尴尬,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最后结结巴巴的说:“你,你也挺可爱的,而且,而且你笑起来挺帅的。”正当sun yang抬起头看向那个男人,认为其还要说什么的时候,sun yang发现那个人却只是笑着戴上了安全头盔,发动了自己的摩托车,连再见也没有说就直接掉头走了,没过几秒就迅速消失在了Stiges夜色之中.....